疫情下失控的垃圾:香港水域大量口罩漂浮上岸 百米海滩拾获近豪取6连胜!中国女排3:2逆转巴西 明日迎战美国女排70个

  • A+
所属分类:manbet官方网站
摘要

鲸鱼等海洋生物因大量吞食塑料而在海岸搁浅、死去的画面,已成为对这个时代环保危机的灰暗隐喻。美国非政府组织海洋保护协会认为,废弃的个人防护物品的结构使其对海洋生物

鲸鱼等海洋生物因大量吞食塑料而在海岸搁浅、死去的画面,已成为对这个时期环保危机的昏暗隐喻。美国非政府组织海洋保护协会认为,废弃的个人防护物品的结构使其对海洋生物特别具有要挟性,比如口罩上的带子会造成缠结,而手套则会像塑料袋1样被海洋生物误认为是食品而吞食。

【版权声明】本作品著作权归中国善士独家所有,授权深圳市本网站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独家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,任何第3方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
疫情下失控的垃圾:香港水域大量口罩漂浮上岸 百米海滩拾获近豪取6连胜!中国女排3:2逆转巴西 明日迎战美国女排70个海洋航行研究所工作人员在打捞被抛弃在海里的鱼网。图/海洋航行研究所

海洋保护组织Ocean Asia日前在香港水域发现大量漂浮上岸的口罩垃圾,该组织成员在100米海滩范围内拾获近70个口罩。

从口罩、塑胶手套到由于“宅家”而增多的外卖盒,塑料制品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保护着人们的健康,维系着人们的平常生活运转。

不过,随着疫情成为全球居民生活新常态,环保人士开始思考,疫情期间塑料污染的增多,会给我们的地球家园带来甚么影响?

疫情之下,塑料增多

根据亚洲开发银行(ADB)的数据,湖北省在新冠疫情产生后的医疗废物增加了6倍。医疗废物、平常防护用品中的绝大部份是塑料制品。绿色和平组织(Green Peace)塑料项目主任唐大旻告知《中国善士》,由于我国绝大多数城市并未普及垃圾分类,人们用过的口罩等防护用品不能被置入“有害垃圾”箱。所以,在斟酌塑料污染问题之前,首先需意想到垃圾收储体系的不完善,在疫情期间包含公共卫生风险。

防护用品以外,疫情在1些国家还致使了平常塑料垃圾的增多。泰国今年起制止该国主要零售商使用塑料袋,但是疫情爆发后,更多的人选择将食品和其它商品点购至家中。在曼谷,今年4月每天扔掉的塑料垃圾多达3432吨,高于去年平均每天扔掉的2115吨,其中,外卖包装等平常塑料垃圾占80%。智库泰国环境研究所(Thailand Environment Institute)认为,该国今年的塑料垃圾总量会激增30%。

限制塑料使用的环保举措也由于疫情在多地被暂停、延期。在英国,政府暂停了大型商场对塑料袋使用的收费。在美国,包括纽约州在内多个州推延了其“限塑令”的落地。

另外一方面,全球油价狂跌,使得塑料这类石油副产品的生产本钱大大下降。疫情期间人们对塑料用品的依赖,加上其生产本钱减少,这些因素共同致使本被压抑的塑料产业出现复苏迹象。根据彭博社(Bloomberg)的报导,德国的Ineos Styrolution和美国的Trinseo等全球性塑料企业,近期销售额都实现了明显增长。

生产本钱的减少更让环保人士耽忧——出于经济效益斟酌,企业会减少对回收塑料的再生产,更多选择生产新的塑料制品。何况,对新冠病毒沾染的警惕让全球很多回收项目处于停摆状态。就美国而言,超过1半的州暂停了对塑料容器的回收,全美最少有50个路边回收项目被削减、暂停。国际固体废弃物协会(ISWA)主席安东尼斯·马普洛斯更是指出:“99.9%的口罩、手套、眼镜等防护设备不合适回收。”

欧洲零废弃物组织(Zero Waste Europe)专家贾丝廷·马约(Justine Maillot)对《中国善士》指出,在美国和欧洲,塑料行业正利用人们对大流行的耽忧抵制“限塑令”。虽然欧盟指出,新冠病毒沾染和法律对塑料的限制并没有实际关联,由于欧盟法律不触及对医用塑料的限制。

较多环保人士认为,塑料行业在疫情下将塑料重新定义为安全、健康材料的做法,模糊了人们对其环境危害的关注,何况塑料本身远非健康产品。马约表示,就塑料制品本身的特性而言,塑料包装实则可能致使化学物资进入食品内,并终究危害人体健康。

疫情下失控的垃圾:香港水域大量口罩漂浮上岸 百米海滩拾获近豪取6连胜!中国女排3:2逆转巴西 明日迎战美国女排70个海龟会将塑料袋错认为水母误食。图/图虫网

作为“海洋杀手”的塑料

据都灵理工大学估计,消除封闭后的意大利每月会消耗10亿个口罩和5亿个防护手套。世界自然基金会(WWF)的1份报告称:“就算唯一1%的口罩被处理不当,也将致使每个月多达1000万个口罩污染环境。”

鲸鱼等海洋生物因大量吞食塑料而在海岸搁浅、死去的画面,已成为对这个时期环保危机的昏暗隐喻。美国非政府组织海洋保护协会(Ocean Conservancy)认为,废弃的个人防护物品的结构使其对海洋生物特别具有要挟性,比如口罩上的带子会造成缠结,而手套则会像塑料袋1样被海洋生物误认为是食品而吞食。

1项2019年的研究发现,全球塑料生产在过去40年里翻了两番。研究正告称,如果这类趋势继续下去,到2050年,塑料制造将占温室气体排放的15%,该数字等于目前世界上所有交通工具的排放总量。

其它研究估计,每一年约有800万吨塑料垃圾流入海洋,而且这1数字还在逐年增加。在这些流入海洋的塑料中,漂浮塑料不到1%,其余99%的塑料被认为积累在深海地区。

绿色和平组织塑料项目主任唐大旻告知《中国善士》,塑料垃圾整体来讲有以下去向:少部份塑料垃圾被回收再造,大部份被燃烧或填埋,其余则成为“失控垃圾”,其风化裂解为微塑料,即非常小的塑料颗粒,终年隐藏在水体等自然环境中。

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研究人员在最新发布的研究中表示,海底的微塑料含量到达了有史以来最高水平,仅1平方米就覆盖了190万个塑料颗粒。海洋中的微塑料会被各种海洋生物吸收,它们携带的化学污染物可能沿着食品链1路到达人类餐盘。

疫情下失控的垃圾:香港水域大量口罩漂浮上岸 百米海滩拾获近豪取6连胜!中国女排3:2逆转巴西 明日迎战美国女排70个1只被废旧鱼网勒死的海龟。图/图虫网

恐惧安排下对塑料“错付”

有1种声音认为,人们当前对塑料包装的依赖是1种恐惧安排下的“错付”。发表在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》的研究表明,新冠病毒在塑料表面可以存活长达72小时,而在纸面、布面上则只会存活24小时。

“告别塑料”(Break Free From Plastic)是由全球超过100家非政府组织发起的抵制塑料污染环保项目。该项目专家博·贝克古兹(Beau Baconguis)告知《中国善士》,人们完全可以通过对可重复使用的购物袋、食品容器等进行消毒来避免病毒沾染,而且人们对这些物品的接触环境是可控的,1次性塑料则更可能在层层运输中被病毒污染。

世界经济论坛(World Economic Forum)在其官网呼吁人们继续使用可重复使用的购物袋,并提倡企业不要忽视长时间的可延续发展目标。新加坡淡马锡控股公司旗下慈善机构从3月开始,免费派发手部消毒液给150万户新加坡家庭——唯1条件是,居民必须自备容器前往领取,以此减少塑料浪费和污染。

唐大旻认为,民众对塑料制品的依赖、政府对塑料的限制程度,是随着不同国家的防疫进度变化的。比如西班牙就随着疫情趋缓,再次提出增收塑料税。公共机构管控塑料污染的议程可能由于疫情暂缓,但他认为其长远目标并没有改变。

南非包装公司Nampak的首席执政官艾瑞克·史默兹则表示,对塑料制品的使用将在疫情引发经济衰退的大环境中延续。“使用塑料的好处之1是它很便宜。当消费者手头拮据时,他们就有可能重拾旧习惯,包括消费1次性塑料制品。”

本不应当在环保与健康间做决定

“现实情况是,这个世界没有足够能力处理塑料垃圾。而且它们中的很多难以回收,乃至根本没法被回收。”“告别塑料”环保项目的专家贝克谷兹对《中国善士》表示,塑料制品增多的最可能结果,是塑料垃圾被填埋或被倾倒入海洋。

唐大旻指出,对中国的普通民众而言,由于社会的塑料污染治理机制基本是自上而下的,民间团队对该议题缺少参与,所以疫情期间的塑料污染话题其实不在民众的优先级当中。他还提出正告说,由于新冠疫情,环保议题在全球范围内的优先级降落“是1个非常实在的要挟”。

《福布斯》杂志的1篇评论文章写道,大流行、全球油价狂跌、全球经济下行,这些连续事件将终究挑战联合国的可延续发展目标(SDG)。新冠病毒的爆发极大紧缩了可回收物品的贸易价值,循环经济受阻将致使全球塑料污染变得更加严峻。政府、企业很有可能在经济压力下,偏离本来制定的可延续发展轨道。

不过,使人欣慰的是,新冠疫情下出现了1批对可重复使用医疗防护物品的创新。在中国,北京邦维公司生产的可重复使用10次的医用防护服于4月17日获批上市。在美国,汽车制造商福特正研发可重复清洗、使用50次的防护服。内布拉斯加州大学也在测试紫外线是不是能净化医用口罩,从而延长其使用寿命,减少浪费。

欧洲零废弃物组织的琼·马克·西蒙认为,各国不应当在保护环境和保护公众健康之间做出决定:“目前的情况的确如此。但是在未来,我们需要确保我们已为像这样的流行病做好准备,我们要以环境友好的方式来应对它们,而没必要以牺牲环境为代价。”